×
转载:香港人为什么不疯狂买车?
立即閱讀
關閉

說明Read me frist

本欄“比較”,是專門用於比較滬港兩城,在不同歷史發展階段的對策差異。

此前,已有大量的兩地比較研究,值得我們借鑒。而此次本欄目,試圖從如下兩個視點就不同專項進行對比:

1.城市尺度和其聚集的能量:滬港兩城相聚遙遠,將兩地以相同的比例並置一起,能夠發現不同地理條件下的巨大差異,並定量地修正一些模糊的概念。特別是香港,作為全球集約化程度最高的城市,基本驗證了“高密度發展”的極限,其結果可以“放心”用於其他不那麼緊迫的城市,取得效益和舒適度均衡的人居空間。

因此,今後會多次出現單位尺度相同的兩地“google地圖”對比,可以重新調校關於“尺度”的概念。在1990-2000年代,以上海、深圳為代表的大街區、大廣場、大馬路規劃模式在全國個新區批量實驗後,這種比“美國尺度”還要巨大的實驗,已使規劃界得到足夠的反思。在“天津濱海新區”的規劃中,更小和更人行化的“街區、道路、廣場、開始出現。

2.政府和開發商在新城建設的分工。與美國日本相比,香港與中國同屬土地公有制,私人向政府購買有產權年限的土地,並每年繳納一定費用。

但是在同以“土地財政”為政府命脈的香港,為什麼到今天城市建設用地僅佔全港土地的25%(上海已達到45%),是什麼動力和壓力使得香港能夠達成這個目標,並同樣有收益維持城市更新?這是值得我們借鑒和反思的。

因此在每項對比中,會爭取找到政府在其中發揮的作用。

現在我並沒有找到答案,在陸續寫就的文章中,也許,會漸漸清晰。

歷史真是要親身經歷才會相信。二戰後巴西利亞的現代主義規劃模式在過去20年中國重演一遍,並由於中國的巨大的財力和超高的速度,留下了比”現代主義“規劃本尊多得多的城市模版。基本上,各地稱只為”新區”的都是這樣,其利弊在未來十年將漸漸顯露。

如同79年代石油危機,使以汽車為標準的超尺度城市規劃理論破滅,最終“新城市主義”成為主流。這次中國,是因為環境惡化(汽車廢氣居功志偉,而暫時能源還可以支持,但隨著越來越多人開上汽車,將再次引發能源危機),將被迫使得2010年代城市規劃在中國再次修正。

溫故而知新,歷史總是重複的,能找到一個前世,來對照今生,是幸運的事。

ReadMe

已是第一頁上一頁 下一頁面積6:1、人口3:1

已是首篇文章

下一篇:


加載回應中…
顯示更多
您也可以留下自己的聯絡方式來方便我們聯系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