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香港人为什么不疯狂买车?
立即閱讀
關閉

沪港星:老人小孩和钱?

上海:

浦东开发开放后,2000年-2010年,对上海意义巨大的,应该是大量外来人口的进入。这10年新增600万外来人口。2010年,仅非户籍的外省市来沪常住人口897.7万人,就已超过了香港、或新加坡或纽约的总人口。

这彻底改变了以本地人口为增量基数(即地方城市)的经济发展模式。2300万人口的上海,开始出现“纽约不是美国”的雏形;世界级的城市就是这样诞生的。

shanghai-from-other-city
上图:上海人口发展特征及趋势
shanghai-population-2010
上图:上海常住人口性别年龄结构变化特征分析
shanghai-local-out2010
上图:外来常住人口和本地常住人口的年龄分布

外来人口主力分布在20-40岁,为上海提供了强力的劳动力支持。

将“伞状”(无论“外来常住人口”和“本地常住人口”)的上海人口年龄分布图,与通常的“代际称呼”和“退休年龄”一起合并到一张图上
population-shanghai-2010
从图形可以看出:

一方面,在2000年-2010年,上海外来常住人口从300万增加到900万(平均60万人/年的年增量)。

另一方面,2010年老龄人口开始出现“倍增”,而20-30岁劳动人口“住房、就业等需求”接近峰值。

两者合力,形成巨大的“伞面”和纤细的“伞柄”。

当代的国家和城市,有市场的需求是最重要的事、给产业发展带来明确的方向。但我们都意识到这市场需求,提供服务并换取回报吗?

至少上海房地产市场的爆发,是20-30岁左右人口“迁入”、“分户”、“独立”需求的必然结果。可惜2003-2013年,政府采取了“抑制供给”和“打压需求”的措施。使市场需求得不到满足,也抑制有需求的产能。同时还忙于寻找其他“正确的”产业、促进就业。

在过去的数十年间,香港(美国当年也是一样)幸运的达成了“金融支持产业”,共同促成经济腾飞。比较起来中国不太走运:
shanghai-Hongkong-pirce-composite-index -final
(上图:沪港两地股票指数与房价关系)

如果静态地沿用上海低龄人口增长速度,推演到2020年上海的人口结构如下:(作者对人口或统计知识了解甚少,以下只是基于常识的粗浅推断,敬请谅解包容!)population-shanghai-2020
即未来的20-30年间,将呈现出两个特征:

一、持续稳定增长的60、70后养老人口,这部分人群比上一代支付能力更强,而下一代多为独身子女,必须借助商业化养老。

二、由于独生子女占多数,初次就业人口减少和住房等需求急剧收缩。

这会对房地产业的客户构成带来重大改变。下图为2040年时上海的人口年龄构成
population-shanghai-2040
这种转变,将在2040年-2050年前后达到峰值,而初次就业人口减少和住房需求则缓慢复苏。

当然,随着新的单独二胎政策和外来人口加速进入上海,会使“伞柄”的增加加快,变成“红桃”形状。这可能会缩短人口的急剧变化的时间,使产业的不平衡快速渡过。(这种“雨伞”变“红桃”机会,可能只在大型城市发生?)

这为经济持续增长提供了动力,当然,也为政府的供给和管制提供了难题。

“柳传志表示(雷军也说过类似的话),整体行业好,风大的时候猪都能飞上天。” 未来养老产业算吗?市场需求大概是有的?

孙宏斌最近接受访谈,对养老产业不看好,因为“老的不富、富的没老”。说的就是“可支付的问题”。

那“富的”要多久才老?

若 按70岁为需要家人照顾或商业服务满足养老需求的年龄。在未来10-30年。养老产业似有巨大(首批“倍增”的“50后”老龄人口接近70岁时)和可负担的(首批支付能力较强的“60后”接近70岁时)市场需求?

“50后”正为“30后父母”的养老而伤神?而“60后”为“40后父母”养老安排准备在慢慢展开?

“50后、60后”的下一代又基本为独生子,缺乏同时照顾4位老人的能力。商业服务养老成为必然选择。而我们现在的常规产品和服务,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还远远满足不了这种有尊严或舒适的养老需求……

到这个“需求和购买”正匹配的爆发点,还有6-16年时间?

香港

观察1976-2006年经济起飞到增涨乏力的30年间,香港人口年龄结构的变化趋势。

香港在经济起飞的过程中,最幸运的是抓住了新增就业人口和国际产业转型的第一次战略机遇,和中国改革开放的产业转移和产业升级第二次战略机遇,加上金融股票市场与经济发展比翼齐飞良好节奏,将缺乏资源和市场的香港送上了”亚洲四小龙”的行列。
HK-Population-1976
香港辉煌的80-90年代,就是其年轻就业人口进入市场,以及中国改革开放带来的巨大“中介”需求吻合,HK-Population-1986由于亚洲金融海啸和国际金融危机,使得单一产业的香港受到巨大的冲击。由于没有计划生意政策的人为堵截,香港社会的年龄构层是“纺锤型”的,没有出现人口陡降的伞柄。因此,不同年龄段的市场容量过渡还算平稳待续。HK-Population-2006
从上图可以看出,尽管香港经济起飞比上海早20年,但其老龄人口的峰值却还有10-15年左右才到达?而后老龄人口和初次就业人口都将同步下降?如果没有外部新增人口迁入,香港未来20年后,将面临市场需求逐步萎缩的趋势。

香港这种人口自然增长或降低的现实,比较利于社会逐步积累经验,提供相应的社会服务设施。因此,上海可以快速借鉴香港以及其他发达国家已经成体系的养老制度和服务设施,阶段性应对突发的老龄化需求,让后逐步提升数量和品质。

如果将人口视为经济发展的机会而不是负担,香港严格的准入制度,将会成为进一步发展的桎梏;但是,狭小的地域确实不能承受 无节制的粗放式发展。与具有广阔腹地城市只能进行差异化竞争。(上海城市建设用地已占全部用地的50%,香港为25%)

新加坡

新加坡人口年龄分布,老龄段与上海、香港类似,倍增人口均为40-50年代出生,也即将迈入养老高需求状态,并在15年左右内达到峰值。而新增人口则出现缓慢下降,呈比香港要平滑的纺锤型。sigapore-population-age

 

本图来源:新加坡政府官网 http://population.sg/whitepaper/downloads/population-white-paper.pdf

1949年前上海的繁荣、1980年代后香港、新加坡的繁荣、2000年后迪拜的繁荣……很大原因是因为周边的不尽人意?当背靠的大陆逐渐走上正轨,翘翘板的另一端就不能再按原来的游戏规则玩了。

延伸阅读:人口与经济发展关系的理论回顾://finance.jrj.com.cn/opinion/2009/07/0223365405665.shtml


“城·雙城對“觀點人口究竟是机会还是负担?中国的前30年和后30年好像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人及人群是城市规划和建筑设计的源头和归属,保持关注并尝试推测趋势一定是重要的。商机就在其中。

但是,跟所有理论一样,“人口与经济发展关系”有很多流派,没有“唯一正确”解释过去并预见未来的主义。如同自然科学是在不断证伪中修正的阶段性成果一样,社会科学也具有时效性。

 

 

 

 

 

上一篇:

下一篇:


加載回應中…
顯示更多
您也可以留下自己的聯絡方式來方便我們聯系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