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向仙人掌學習
立即閱讀
關閉

人和?-摘錄:創新的藝術-來自全球頂級的創新設計諮詢公司

讀後感:“智力密集行業公司”最大的資產和負債都是人才。判斷和聚集合適的人才,就跟“重資產公司”募集安全高效的資金一樣重要。

IDEO這樣完全依賴創意的公司,都得出這樣的結論——“在IDEO,我們相信那種孤獨天才的神話實際上會妨礙一個公司在發明和創新方面的成就。”我們就不用再去費心實驗和證偽了。


……第五章 優秀的公司離不開優秀的團隊

團隊是IDEO模式的靈魂,這並非偶然。

我相信這就是創新和許多業務產生的原因。很簡單,偉大的事業是偉大的團隊做出來的。

ideo

當然,我們不是在討論任何舊式的團隊。儘管公司總是自然而然地由某些組織和團隊組成,更常見的事實卻是,這些團隊往往只是慣性的結果。多年以前,一個沒有明確目標的團隊——“運作評估委員會”成立了。這個團隊仍在運作,一個月碰一次頭,沒人有足夠的勇氣提議解散它。那種死板的、沒有明確目標的團隊與我們正在討論的優秀的團隊很少甚至毫無關係。

優秀的團隊計劃是以一個明確的目標和嚴格的期限開始的。熱情的集體知道在目標達成以後團隊可能解散,而在下一周又可能重組去執行另一項計劃。究竟如何分辨遲鈍的團隊和優秀的團隊呢?那就是管理一筆信託資金和製作一盤MTV錄像帶的區別。一個優秀的團隊關注目標並洋溢着個性。

壞的團隊是什麼樣子呢?那是一個以捍衛和保持團隊現狀為關鍵目標的地方,是一個每個人都想退休的地方。在IDEO,我們則把熱情投入到目前的任務當中去。我們的渴望是做出偉大的項目,就在今天。

孤獨天才的神話

如果你不相信團隊工作的力量,那麼不妨考慮一下以下事實。即使是最具傳奇色彩的個人發明者往往也是一個偽裝起來的團隊。例如,在大蕭條的6年里,托馬斯·愛迪生創造出了令人驚異的400項專利,在一個由14人組成的團隊的幫助下發明了電報機、電話機、留聲機和電燈泡等多種產品。

正如愛迪生的長期助手弗朗西斯·傑爾(Francis Jehl)所說的那樣:“‘愛迪生’其實是一個集合名詞,意味着許多人的工作。”如果沒有一大幫技工的幫助,米開朗琪羅甚至無法完成西斯廷教堂的畫作。多產的現代藝術家基思·哈林(Keith Haring)不僅在許多大項目中尋求了別人的幫助,而且實際上總是在與幾百個學生的合作中才開始自己的藝術創作的。

在IDEO,我們相信那種孤獨天才的神話實際上會妨礙一個公司在發明和創新方面的成就。在經過與數十位現實生活中的發明者的近距離接觸之後,我不得不指出,他們中的絕大多數在把創造性的過程運用於商業方面並沒有太多可以教給我們的。我所遇到的太多的發明者都遭遇了一種自我局限形式的偏執狂。

他們在發明上需要幫助,但是他們不情願公開這一點。他們不太確定是否能夠將他們寶貴的秘密告訴我們,並且擔心任何潛在的競爭夥伴都會利用他們。於是他們退回到車庫或者地下室等安全地帶,結果什麼東西也沒做出來。

公司里這種孤獨天才的情況往往也是這樣。我們發現那些孤獨天才們是如此地痴迷於他們的想法,以至於不情願把他們的想法公佈於眾,更不用說對這些想法進行實驗和改進了。他們是作為個人而不是作為團隊成員來考慮問題的。然而不幸的是,他們的項目往往會夭折……


“城·雙城對“觀點:腦力勞動很難量化。每個腦力勞動者多少都對自己的貢獻評價更高——除了精英意識外,只看見賊(同伴)吃肉沒看見賊挨打也是一個原因。

但是如果有每個夥伴都不願意合作的“孤獨天才”,團隊遲早要做“艱難但必須”的選擇。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