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香港人为什么不疯狂买车?
立即閱讀
關閉

创新的方向(下)-为“人性的弱点”而设计?

二、为“人性的弱点”而设计:

这个人性的弱点,不是卡耐基书中的。

而是借用左丘明《左传·隐公三年 》:“骄、奢、淫、佚,所自邪也。”即成语“骄奢淫逸”。通常是负面的,指骄横、奢侈、荒淫、放荡四种恶习。

但是作为商品提供者,满足人的天性需求,似乎又是合理的。如果我们不预设道德判断,将其视为正当的享乐需求,这个成语可以拿来借用。

为了和前面的“老弱病残“穷”形成一对,就可在“骄奢淫逸”后再加上一个“懒”字。

 

先说“懒”字。社会的发展动力就是“懒”,蒸汽机代替人工、汽车代替步行,扶梯代替楼梯……太多创新就是为了节省人力而诞生。所以继续为“懒人”而设计,是错不了的?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地铁“通勤族”每天上下班途中,需要转线时的设计。在香港地铁,不同轨道间的转乘方式。一定有一个站点是“面对面”的,即两条换乘的轨道线相会于同一个月台。

这给轨道交通设计增加了难度。需要为乘客考虑这么“懒”么?不就多走几步路?
可以详见研究,城市轨道交通线网换乘效率评价研究(换乘步行距离对乘客换乘效率的影响较大)

从设计阶段就定位“人”比“列车”重要,设计和建造时的麻烦是短期的,而开通后给转乘者的便利和安全则是永久的。设计建造麻烦些,比起来计每天跨站台转车耗费的成本和安全隐患,算得了什么呢?
mongkok-station
图片拍照侧是“荃湾线”幕门,对侧是“观塘线”幕门。启用于1979年。mongkok-station2

IDEA其实很简单,永久性地方便“人”而不是“设计”或“列车”。
延伸阅读:香港地铁 如何实现对面换乘?:http://bus.szhk.com/hk/282835693967159.html

如果您曾体会过上海地铁“人民广场站”从“1号线”转“2号线”的漫长(2008年,轨道1、2、8三线换乘步行距离已缩短为50-70米,可喜! 、或深圳地铁“会展中心站”从“龙华线”转“罗宝线”曲折……对比就会更了解。

可贺!武汉轨道交通”2号线”、”4号线”利用“中南路站”和“洪山广场站”实现了双站100%同站台换乘。

 

而“骄、奢”就是排场、威严、浪费,在我们设计中少吗?从政府大楼、高级住宅到奢侈品店;“淫、逸”更不用说,就是夜店、赌场、酒吧、茶馆……
luxe

形式上的基本手法就是“对称、轴线、炫耀、压迫……”

重点从”法国绝对君权主义时期”的建筑和艺术去吸取养分就够用一阵子了。那是欧洲封建体制的最顽固堡垒,也是欧洲人性压迫和特权放纵的最后高峰期。

在那以后,“骄奢淫逸”缩减为分散小众的存在,并聚集在拉斯韦加斯和澳门。直到2010年代,在迪拜和中国再次爆发。

好在,2013年以后的中国,这种风向非今上所好,主旋律文化应有所改变。

但是,私人业主还会继续类似的需求,我们应该要继续会做好这道菜。

建筑师商业行为上的基本手法则是“贴紧”(而不是“批判”)并协助客户实现“潮流的”的消费、追踪并预备好“先锋的”消费需求。

拿中国的经历形象而言,就是“能吃的都吃、能洗的都洗”(我们曾经一客户名言)。每一个崛起的民族,都有无法克制的“粗鄙的爱好”和“暴发的炫耀”。只有满足这种原始的本能后,才会反思、回归和含蓄。急不得。

刻意不去满足,这脓流不出来,疮就好不了?

抛弃传统的“唯一正确”的道德判断、满足现阶段人性本能的商业性需求—-但是,一定要合法。

我们是商场中人,让历史学家去论述正误?


 

“城·雙城對“觀點:老弱病残“穷”骄奢淫逸“懒”,十个字中“市场需求”最大的点,就是设计创新突破点。

spthk-com微信簽名 (為水印讓出位置)

上一篇:

下一篇:


加載回應中…
顯示更多
您也可以留下自己的聯絡方式來方便我們聯系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