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向仙人掌學習
立即閱讀
關閉

創新的方向(下)-為“人性的弱點”而設計?

二、為“人性的弱點”而設計:

這個人性的弱點,不是卡耐基書中的。

而是借用左丘明《左傳·隱公三年 》:“驕、奢、淫、佚,所自邪也。”即成語“驕奢淫逸”。通常是負面的,指驕橫、奢侈、荒淫、放蕩四種惡習。

但是作為商品提供者,滿足人的天性需求,似乎又是合理的。如果我們不預設道德判斷,將其視為正當的享樂需求,這個成語可以拿來借用。

為了和前面的“老弱病殘“窮”形成一對,就可在“驕奢淫逸”後再加上一個“懶”字。

先說“懶”字。社會的發展動力就是“懶”,蒸汽機代替人工、汽車代替步行,扶梯代替樓梯……太多創新就是為了節省人力而誕生。所以繼續為“懶人”而設計,是錯不了的?

一個典型的例子,是地鐵“通勤族”每天上下班途中,需要轉線時的設計。在香港地鐵,不同軌道間的轉乘方式。一定有一個站點是“面對面”的,即兩條換乘的軌道線相會於同一個月台。

這給軌道交通設計增加了難度。需要為乘客考慮這麼“懶”么?不就多走幾步路?
可以詳見研究,城市軌道交通線網換乘效率評價研究(換乘步行距離對乘客換乘效率的影響較大)

從設計階段就定位“人”比“列車”重要,設計和建造時的麻煩是短期的,而開通後給轉乘者的便利和安全則是永久的。設計建造麻煩些,比起來計每天跨站台轉車耗費的成本和安全隱患,算得了什麼呢?
mongkok-station
圖片拍照側是“荃灣線”幕門,對側是“觀塘線”幕門。啟用於1979年。mongkok-station2

IDEA其實很簡單,永久性地方便“人”而不是“設計”或“列車”。
延伸閱讀:香港地鐵 如何實現對面換乘?:http://bus.szhk.com/hk/282835693967159.html

如果您曾體會過上海地鐵“人民廣場站”從“1號線”轉“2號線”的漫長(2008年,軌道1、2、8三線換乘步行距離已縮短為50-70米,可喜! 、或深圳地鐵“會展中心站”從“龍華線”轉“羅寶線”曲折……對比就會更了解。

可賀!武漢軌道交通”2號線”、”4號線”利用“中南路站”和“洪山廣場站”實現了雙站100%同站台換乘。

而“驕、奢”就是排場、威嚴、浪費,在我們設計中少嗎?從政府大樓、高級住宅到奢侈品店;“淫、逸”更不用說,就是夜店、賭場、酒吧、茶館……
luxe

形式上的基本手法就是“對稱、軸線、炫耀、壓迫……”

重點從”法國絕對君權主義時期”的建築和藝術去吸取養分就夠用一陣子了。那是歐洲封建體制的最頑固堡壘,也是歐洲人性壓迫和特權放縱的最後高峰期。

在那以後,“驕奢淫逸”縮減為分散小眾的存在,並聚集在拉斯韋加斯和澳門。直到2010年代,在迪拜和中國再次爆發。

好在,2013年以後的中國,這種風向非今上所好,主旋律文化應有所改變。

但是,私人業主還會繼續類似的需求,我們應該要繼續會做好這道菜。

建築師商業行為上的基本手法則是“貼緊”(而不是“批判”)並協助客戶實現“潮流的”的消費、追蹤並預備好“先鋒的”消費需求。

拿中國的經歷形象而言,就是“能吃的都吃、能洗的都洗”(我們曾經一客戶名言)。每一個崛起的民族,都有無法剋制的“粗鄙的愛好”和“暴發的炫耀”。只有滿足這種原始的本能後,才會反思、回歸和含蓄。急不得。

刻意不去滿足,這膿流不出來,瘡就好不了?

拋棄傳統的“唯一正確”的道德判斷、滿足現階段人性本能的商業性需求—-但是,一定要合法。

我們是商場中人,讓歷史學家去論述正誤?


“城·雙城對“觀點:老弱病殘“窮”驕奢淫逸“懶”,十個字中“市場需求”最大的點,就是設計創新突破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