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向仙人掌学习
立即阅读
关闭

地利?-机场快线上的空姐

在机场快线上,看到一端庄秀丽的空姐(背影),在九龙站,拖着行李箱,款款步出车厢。

突然联想到,住在Union Square ,对空姐或者“商务空中飞人”是很好的选择。在每日纵横数万里公里后,他们的最佳选择是,「走最短的路-回家,步行就餐、购物、娱乐、随时回家休息,一切尽在掌控中」。

stewardess-Cathay-Pacific-icc

从机场“到达出口”到“机场快线机场站台”,大约120米,步行1分半到2分钟;从机场到九龙站约33公里,需要21分钟(但是端坐不动,不耗费能量,忽略不计);从机场快线九龙站, 选择靠近Union Square公寓的闸口出闸,水平距离不超过180米,步行时间2-3分钟;如果要回到高层的家中,交给电梯,1-2分钟到家。

因此,33公里距离的跋涉,由于设计的体贴,转换为不到10分钟的步行+20分钟的打盹,合计半小时,把自己扔在舒适的家的大牀上。

换成米国或天朝糢式,可能30分钟,我们刚刚开车离开机场。

HKairport+Union-Square

如同本站拙文“创新的方向(上)-为”人体的弱点”而设计?”的观点,让“人少费劲,让铁老虎(机器)多作功”。这只能在设计一开始时,就确定这样的目标,才能实现。这其实就是我们听腻了的“人性化”。可是,我们连最基本的“少走路”的人性化都漠视,“高级”的人性化又能发挥多大的作用呢?评奖和发表论文用:)

压缩“飞机舱门”到“机场快线舱门”的距离,压缩“机场快线舱门”到“君临天下大堂”的距离,就是“人性化”设计。还是需要胆识的,没有足够的本事,是不敢乱压缩这个距离的!有安全缓冲的、技术支持的、经营管理的种种措施保驾护航。

on-the-way

同样,如果想要在电商横行、商场过剩的时代,有更多的顾客拨兀光临,必须要借助“铁老虎”给你背过来。因此在设计上,首先就是要压缩“铁老虎(地铁站、公交站)到商场”的距离。

就商业而言,“压缩距离”不只是简单的“缩短”,如果还包含“强行导入人流,增加消费的祸心,那“走起来顺,一眼就看见,多用扶梯和传送带,全程轮椅、甚至不等红绿灯”等等,这些多花的钱,就要毫不犹豫地花。唉, 其实这就是耳熟能详的“可达性”。

对于住宅而言,同样,也是要压缩“家到铁老虎”的距离;这更是数十年都要考虑的成本。每天能否多睡半小时,很大程度上要看你的家和”铁老虎”的关系。

hongqiao1_nanjing

北漂在燕郊的噩梦,多少给我们一些警示。建筑师控制不了规划,但可以以“最接地气”的专业身份,尽力现行倡导一些人性关怀,反馈到规划层面,最终以各专业合力, 避免类似窘境再现。

“城·双城对“观点:规划和建筑设计的价值在于,借助机器的力量,是人用更少劲,完成或体验更多的事。“省劲、便利”的对策都可量化为步行仅N米、负重轻松上下N层、仅需N分钟、7×24、全天候、全程无障碍……等具体的数据。建筑师对人的关怀、大爱其实就蕴藏在这点点滴滴,而不是口号、提法和主义的争执中。

上一篇:

下一篇: